《丝路文明》丨侯宁彬:博物馆是文化传承与交流的重要载体

2022-05-30 17:53 分类:尊龙现金娱人生就是博 来源:admin

  侯宁彬,长期从事考古发掘与研究、文化遗产保护、博物馆管理等工作,现任陕西历史博物馆(陕西省文物交流中心)党委书记、馆长,陕西省文物交流中心主任,曾先后主持了秦咸阳城大遗址考古、西安神禾塬战国秦陵园、西安白鹿原汉墓等多项考古发掘工作。

  陕西历史博物馆坐落在西安大雁塔的西北侧,有着“古都明珠,华夏宝库”之美誉。作为新中国第一座大型现代化国家级博物馆,陕历博拥有众多的馆藏珍品,商周青铜器、历代陶俑、汉唐金银器、唐墓壁画常常被人们津津乐道。

  本期,我们与陕西历史博物馆党委书记、馆长侯宁彬进行对话。他是经验丰富的考古学者、专家,自西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毕业后,深耕文博行业数十年。同时,他曾先后主持了秦咸阳城大遗址考古、西安神禾塬战国秦陵园、西安白鹿原汉墓等多项考古发掘工作。如今作为陕历博现任“掌舵人”,我们来听听他对中华文化的国际传播有着怎样独特的见解。

  《丝路文明》:作为一个考古学者、专家,在文博行业深耕数十年,也曾参与多项考古发现工作,您觉得考古发掘、文物保护对于中华文化传承与传播有着怎样的意义?

  侯宁彬:在此前数十年里,考古发掘与研究、文物保护利用、博物馆的陈列展览以及文物行政管理工作我都参与过。其实在陕西文物界一直秉承着一个理念:那就是“考古发掘是基础、科技保护是核心、陈列展览是手段、服务社会是目的”。

  要想做好文化传播工作,我们首先要把所掌握的资源研究透彻,这样才能更准确地去阐释这些文物资源背后的历史背景或者时代价值。所以,考古工作是一个基础的工作,也是验证历史记载、还原历史场景的重要手段。就像习总书记在总结考古工作重要性时所强调的:考古工作所取得的重要成果“延伸了历史轴线,增强了历史信度,丰富了历史内涵,活化了历史场景”。

  文物经过发掘、整理、初步研究后,一般会移交给博物馆等收藏机构进行专项保护、修复、再研究、展示传播等。而科技保护是我们将文物展示给公众的一个先决条件,如果没有细致入微的保护,就谈不上充分合理的展示,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保护管理好藏品是博物馆最基础的工作,也是我们的第一要务。

  习总书记说过,“博物馆是保护与传承人类文明的重要殿堂,是连接过去、现在、未来的桥梁,在促进世界文明交流互鉴方面具有特殊作用。”作为一个博物馆人,我们的工作不仅仅限于把文物资源保护管理好,同时我们还要更深入地研究这些文物的历史背景,阐释其文化内涵,并通过通俗易懂的语言将历史文化信息传递给公众。这样才能让公众对中华文明、中华文化有更深入的了解,从而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

  《丝路文明》:从一个考古学者、专家转变为陕历博馆长的身份,您怎么看待博物馆在加强中外文化交流、让中华文化走出去方面发挥的作用?

  侯宁彬:博物馆本身它不仅是保护与传承人类文明的重要殿堂,也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地区人们的精神家园。它加深了公众对于民族、国家和自身文化的认知和认同,对于增强文化自信有着十分深远的影响。很多受众通过走进博物馆参观展览来了解展品背后的历史故事,认知民族历史的发展脉络,了解中华文明与世界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无形中会油然而生成就感、获得感和自豪感,我想这就是博物馆平台的重要性与介质作用。

  另外,这些文物背后的故事距离我们已经有成千上万年的历史,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与我们现在的生产、生活有很大的差别。博物馆的工作不仅是将这些藏品展示给大家,更重要的是理清它的发展脉络、阐释它的时代价值。这样,我们的受众才能知道这几千上万年时间内,历史、文化是如何一步一步传承、发扬光大的。

  人类社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文明交流融合的多彩发展史。考古学的发现已经逐步证明,人类各民族间的交流比我们目前认知的更加久远也更加深入。各级各类博物馆是展现人类历史发展的重要场所,有着自己独有的展示体系,这种体系是国际共通的,了解任何一个国家、地区以及民族的历史,离开了博物馆是不可想象的,也是不完整的。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展厅中就有许多文物诉说着文化交流的故事,比如汉代的鎏金铜蚕,背后是大汉王朝凿空西域的宏阔历史,北周时期的安伽墓围屏石榻则形象的展示来自中亚的粟特人安伽在中原生活的场景,其中他和妻子身着汉服参加宴会的场景正是文化交流与融合的绝好注脚。

  《丝路文明》:近几年,越来越多的博物馆跨界试图破圈,从而拉动年轻人的注意力与消费力。作为全国最重要的博物馆之一,在吸引年轻人、利用文创产业给自身造血这方面,陕历博是如何做的?

  侯宁彬:博物馆想要“火出圈”,是需要手段和路径的。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教育活动和展览,来展示我们文化背后的一些精彩故事。而现在,随着国际上博物馆之间交流越来越频繁,我们除了展览、教育活动本身之外,还衍生出更多的文化产品与文艺节目。比如说,近几年火爆出圈的《国家宝藏》《如果国宝会说话》《似是故人来》等。这些优质的文艺节目其内核都是在传播文化,用考古、博物馆等不同平台或人物将文物背后的故事讲给大家听。

  从博物馆本身来讲,过去我们更多依靠门票来维持运营与管理。而随着国家关于博物馆免费开放政策的出台,越来越多的博物馆运营管理靠国家的专项资金来支撑,这显然不是一个长期可持续的机制。

  博物馆想要高质量发展,加强自身造血功能是关键。而造血功能从何而来,这就要依托博物馆本身的优质资源,通过发掘博物馆本身的历史文化内涵,来加持生活消费,让老百姓通过博物馆文创消费真正爱上博物馆、经常走进博物馆。

  比如,故宫博物院的口红、苏州博物馆的秘色瓷莲花碗曲奇、河南博物院的数字考古盲盒、包括陕西历史博物馆的皇后玉玺公交卡以及虎符饼干等。这些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产品,已经取得了不错的销售成绩与口碑。

  那么,陕西历史博物馆作为一个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级博物馆,我们不仅开发文创产品,也创造出了唐妞、大唐遗宝等文化IP。“唐妞”作为陕历博的文化IP,在生活消费品、城市餐厅以及商业空间中,我们都能寻觅到它的踪影。对于老百姓而言,“唐妞”的形象正在逐步深入人心;而对于城市形象而言,“唐妞”正在西安街头的每一个角落,充当着传播厚重的大唐气象和中华文化大使的角色。

  在当下火热的社交平台上,我们经常可以看到游客在西安大雁塔、大唐不夜城等景点打卡合影,其背后便是唐妞的图案形象。此外,陕历博的文创也在积极向各大领域拓展。餐饮方面,我们与本地知名餐饮企业陕拾叁进行联名开发食品;在彩妆领域,我们与正宫御品合作研发的“鎏金醉梦系列彩妆”,以何家村金银器为创意来源,设计眉笔、彩妆盘、粉饼、散粉四款彩妆产品。设计师通过现代化的审美视角,创意诠释唐代金银器上灵动游弋、庄重华丽的纹样,将博物馆里文化瑰宝搬到日常的梳妆台。5款国风彩妆已远销全球50个国家。为了走出博物馆的“四堵墙”,我们积极尝试走进公共空间,开展多样化的文化活动和文创展演,让博物馆里的文物形象与文化元素从殿堂走入公众的日常生活中。如在西安城墙安远门瓮城、大唐不夜城、大融城等地标举行文创新品新闻发布会及文创走秀活动,受到了社会各界,特别是年轻人的极大关注。目前,陕西历史博物馆正致力于让文化资源赋能文化空间与商业空间,通过年轻观众的互动释放更多博物馆的“青春”潜能。

  让历史故事走入千家万户、让文创产品成为大家的生活日常,这可能就是博物馆与文物本身的时代价值。

  《丝路文明》:习总书记曾提到,“让文物活起来”,丰富全社会历史文化滋养。作为新中国第一座大型现代化国家级博物馆,陕历博在这方面做了哪些新的探索?

  侯宁彬:陕西历史博物馆作为陕西乃至中国的一张历史文化名片,从我们策划的展览等活动开始走进东亚、走进欧洲、走进美洲,中华文化国际传播的陕西担当便拉开帷幕。

  众所周知,当下国内影响力最大的三个文物外展,分别是兵马俑、故宫和敦煌。这三个展览在国际上影响巨大,如果不提前2~3年预约,根本排不上队。

  作为陕西乃至全国的重要历史文化窗口,我们在世界各地进行过多次展览交流活动。陕西文物出国(境)展览,以周代青铜器、秦代兵马俑、汉风汉字、唐代金银器、丝绸之路交流、佛教造像、陕西三秦瑰宝的七大类为标志文物特色展览。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世界五大洲的52个国家和地区举办的各类题材的展览超过300场次,直接与间接观众总数超过一亿人次。

  陕西策划的展览在服务国家外交大局、促进祖国繁荣统一、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等方面都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2017年哈萨克斯坦阿斯塔纳世博会期间,陕西组织《烈烈秦风中国秦始皇兵马俑》展在哈萨克国家博物馆展出,举办吸引了参加世博会众多国家政要的目光,成为世博会场外一道亮丽的中国风景。2018年英国利物浦国家博物馆举办的《秦始皇与兵马俑》展,7个多月的展期,参观人数超过61万人次,其中18岁以下未成年观众超过12万人次。英国首相特蕾莎梅专程写来贺信,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在开幕式上演讲指出,“秦兵马俑展”讲述了一堂生动的中国历史课、打开了一扇了解“一带一路”的窗户。2019年,泰国曼谷国家博物馆《秦始皇中国第一个皇帝与兵马俑》展在泰国曼谷国家博物馆,包括泰国王室成员在内的27万多名观众参观本次展览。

  1985年,陕西在爱丁堡苏格兰国家博物馆举办过一场以兵马俑为主题的展览,展览开幕之前,旅居海外多年的华人就表现出极大热情,纷纷奔走相告,传播有关展览信息。展览开幕后,很多华人自愿充当志愿者,给工作人员和排队的游客分送食物、饮料、宣传品等,展现了极强的爱国热情和民族自豪感。

  客观来讲,陕西是一个文物资源大省,也是一个文化传播强省。在讲述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声音的过程中,陕西历史博物馆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这既和我们本身拥有的丰富资源有关,也是新时代陕西文博人让文物活起来,扩大中华文化国际影响力应有的担当。

  《丝路文明》:随着“一带一路”倡议国际影响力的提升,陕历博自然在此过程中备受瞩目,这些年陕历博是如何在国际上推动中国文化传播与国外文化进行交流?

  侯宁彬:其实从我本人的成长历程来说,有多次国外的培训、研究与研修经历。不管从机构或是私人感情来讲,我们都建立起了一种很好的交流关系。从陕西历史博物馆的层面来说,我们在过去数十年里与欧洲、美洲、亚洲等多个国家都进行过广泛的交流与合作,包括展览交换、人员互访、业务培训等等。

  令我感受最深刻的是,每每看到中国文化随着展品走出国门,海外华人表现出的极大热情。这不仅仅是展品本身的艺术魅力,更是中华文化的底蕴所在。作为华人的一份子,他会带着自己国外的朋友去参观展品,介绍中华民族创造的历史文化。在滔滔不绝的讲述中,你能感受到他们溢于言表的文化自信和民族自豪感。

  作为一个文化传播载体与介质,博物馆可以说是老百姓的文化殿堂与精神家园。而作为一个公共文化空间和窗口单位,我们也在积极响应“一带一路”国家倡议,配合国家大局推动中华文化的国际传播。(来源:《丝路文明》杂志凌晨)